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 > 美麗黔東南 > 正文
黎平縣堂安侗寨:傳統插秧漫詩章
作者:吳志培  文章來源:黔東南文明網    更新時間:2019-06-10 09:57:03
  “小滿前后,種瓜點豆”,從這節氣起,氣溫回升,雨水倍增,農業進入搶種搶栽的最佳時期。勞碌春耕播種的農民,他們姑且短暫的休整基本落下帷幕,又開始進入了夏種戰時狀態,投身于火熱的農業生產中。

  時至小滿的秧苗,早已分葉粗壯,郁郁蔥蔥,青翠欲滴,如同待嫁的少女,編好心中的故事,期盼一個新的開始。思量秧苗青蔥,寄托夏季希望,惦記生活情趣,堂安村民樂天知命,且行且珍惜,他們心底里早就“識時務、明事理,盯節氣、鎖‘九九’”,緊接春播一鼓作氣又掀起了夏季攻勢的浪潮,步入了插秧時節,書寫著大地詩篇,涂抹著生命色彩。



  堂安村民插秧之前,“日不能寢,夜不能眠”,因為他們事先要做好插秧關聯基礎,抓實相關細節,為插秧情節謀篇布局,理清脈絡,安排結構。一要將牲畜干糞挑運到田里作為基肥,為水稻生長發育創造良好的土壤條件,滿足其對營養的基本要求;二要搶在犁耙田園(插秧之前的最后一次耕土耙土)之前割盡田埂青草、田塝芭芒,為秧苗創造開陽前提,此舉也因減少田園腳印,賦予秧苗立足之地,避免其無土伏倒飄浮水面,浪費種植面積,影響田園產量;三要擇日行事,“看日子先生”選定黃道吉日,拉開動工序幕后,村民陸續自然隨從,擇日一般以申日為宜,“申”“生”斜音,寓意“生生不息”“欣欣向榮”,這種擇吉文化,千百年來一直影響著堂安村民的生產生活,時至今日已經成為了一種習俗;四要急著攻克最后一道犁耙戰役,軟化田園土壤,清除田園雜草,攪均田園養分,平整田園床面,智控灌溉深淺,避免床面凹凸,水位過高或過低殃及秧苗成長,這道工序做得精細,既有利于秧苗的繁殖發育,也有利于擴展田園內魚苗的生存空間,延續堂安侗寨生態農業觀光園。



  前期作業停當,重要環節遞進。村民們要緊扣時間節點,跑到秧田里精心地為秧苗把脈急診,如若秧苗染病或受蟲害需及時予以根治,將損失消除在萌芽狀態中,避免因插秧后面積擴散、戰線拉長,治療病蟲害耗資耗工耗時。這個環節既經濟又適用,既簡約又明快,為生態農業的發展埋下了伏筆,做好了鋪墊。秧苗防疫妥當后,整個侗寨又沉浸在取秧分秧和農事分工的計劃之中。婦女包攬取苗,男丁周旋耕田,公婆呵護孫子,兒童放養牲口,插秧前暫時過著“牧童短笛”的田園生活。

  話說插秧鬧鐘響鈴后,整個侗寨熱鬧非凡,一派繁忙景象。村民自覺履行他們多年以來的款約,自發將牲口牽回屋外關在圈內喂養,一方面屯積有機肥料為來年生產作儲備,另一方面避免牲口經意間踐踏莊稼,損害農家利益。圈內關著牲口,無論晴天雨天男丁都得精神抖擻,他們是整個家庭的晴雨表,每日都得磨鋒鐮刀,挑著糞箕,背著彎簍,風雨無阻徘徊于田園和大山,操刀割些草料回家伺候他們的“生產功臣”;整個侗寨的婦女同樣也不甘示弱,她們擱置手中的針線活,理智地揭竿而起,朝著田園進發,爭做最美“半邊天”。晨初拂曉,她們寧愿撂下沉睡的孩子,叮嚀公婆管護,吩咐公婆家務,自己來不及梳妝打扮,便手提香禾稻草,頭戴防雨斗笠,腰系手織布袋,匆匆忙忙直奔秧田區域,從事她們力所能及的拔秧活兒。整個過程,忙而不亂,夫唱婦隨,安排周密,張馳有度,執行有力,灑脫自然。



  午飯時分,夫婦忙活陸續回家,舉室倉促用餐后,合計帶著雨具和草帽,挑著秧苗,領著小孩,馬不停蹄地向田園里集結,嚴嚴實實地啟動了他們謀略已久的插秧計劃。

  堂安村民插秧作業十分講究,他們首先要順著田間的排水系統做好植苗規劃,各家各戶都以田園的排水處為“中心”,依著田園的形狀,向田內縱橫定植三條秧線劃為秋季“排水溝”用地,三線間距比起其它植苗區域較開闊,一方面秋季開溝、放水、曬田時,需要連根帶土拔起水稻蔸方能成溝,起到濾水、干田的作用,如果采取“三線定植”措施后,只需拔掉“中線”水稻,水溝即可臨時構造,發揮排泄功能;另一方面曬田時水稻尚未完全成熟,拔蔸后容易造成谷子不飽滿,影響其產量,“三線定植”成形后,容易摸清“隱形排水溝”的準確位置,既減少用工成本、避免走彎路,又減輕拔蔸時帶來的不必要的損失。“三線措施”敲定后,“等寬網箱”也誕生。缺乏勞動力的人家,面對大田不便施展插秧作業,往往采用“等寬分箱法”,將田園分成若干個網箱,然后各個擊破,最終結束插秧生計。同時,為預防田園魚苗覓食撬動植株,有的人家還刻意在田園的某個角落安插幾束秧苗,留作日后零星補植,以提高插秧作業效益。

  在堂安侗寨,插秧還有一些禁忌文化習俗。插秧作業過程中,哪怕對方手里無秧,兩兩之間也互不接濟,互不遞交手中尚剩余的秧苗給對方補充。因為在他們心里,“秧”“殃”同音,有“口角”前兆,手把手遞交秧苗相當于“雖有善心,宿命福薄,口舌不斷”。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前三蔸”的習俗,在插秧作業動工前,大家都不敢輕易造次,事先要在田園的某個角落插好前面三株苗,并做好標記,待整丘施工結束后當場拔掉、當場補造,預示著“驅邪氣、接地氣、迎喜氣”。

  千百年來,堂安侗寨傳統插秧,一直保存著他們自己完整的地域性特點,整個侗寨的田園似乎都有一個科學的系統的區劃,水稻品種的種植地塊,在海拔地理層面幾乎自成一體,株距行距方面基本因水而異、因水而動、因水而謀。水溫較低的田園水稻自然繁育能力較弱,他們便指定為傳統禾糯種植區,插秧作業時特地加大定植密度,加綴定植株數;反之,卻著重劃定為秈稻種植基地、糧食主產區來進行重點保護、重點管理、重點耕耘。

  禾苗縱橫似青蔥,六月綠秧傲花紅。插秧竣工一周后,秧苗逐漸茁壯成長,充滿生機與活力,整個田園呈現繁榮景象,在零星樹木的相互點綴下,在藍天白云的相互映襯下,在散落民居的相互親和下,天然形成了生產、生活、生態三者的有機結合體,農業的文化性與生態性表現得淋漓盡致,構成了一幅潛移默化的與眾不同的田園風光,令人嘆為觀止。

  在堂安侗寨,傳統插秧和農耕文化,如詩一般地存在著,他們出于對自然的敬畏,農業生產順天之時、約地之宜,以生態為主線,以“天人合一”為理念,創造了獨具特色的地域文化,為世人留下了一處厚重的農耕遺產,一片傳統的農耕文明,一個傳奇的有機農業小王國。

相關閱讀
pc蛋蛋幸运28预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