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 > 身邊好人 > 正文
王貴鋼和他的伐木隊
作者:傅伯勇  文章來源:黔東南文明網    更新時間:2019-08-30 10:18:54
  賀州市的八步區,地處廣西壯族自治區的東部,正是8月伏天,處于一年里最炎熱的季節,坐在屋子里,身上也直淌汗。但這已經是廣西較為涼爽的地方了。

  王貴鋼安排好貴州省從江縣加勉鄉來這里砍伐桉樹的20個務工人員的工作后,又冒著烈日匆匆趕往3百公里外的貴港市桂平市的桉樹林,那里還有8個務工人員在林子里砍伐桉樹,還有一些木料沒有裝車拉走,工人們也還有一些錢在甲方老板手里沒有結賬......

  從去年3月份開始,貴州交建集團駐加勉鄉脫貧攻堅前線工作隊綜合組組長王貴鋼就奔波忙碌在廣西廣袤的大地上,為加勉鄉貧困群眾伐木增收的事情不停地輾轉......

  為了貧困群眾,王貴鋼——

  踏破鐵鞋找“出路”

  人們不禁會問:一個在貴州省從江縣加勉鄉從事脫貧攻堅工作的隊員,怎么跑到廣西的樹林里來了?

  這還得從頭說起。

  貴州省從江縣加勉鄉地處月亮山腹地,距從江縣城121公里,屬全省20個極貧鄉鎮之一。從2016年10月起,貴州交建集團就負責幫扶該鄉加模村(1-5組)、黨翁村(2、3、4、6組)、污扣村(1-5組)、污弄村(2、4、5組)、加兩村(1、3、4組)5個村386戶貧困戶1444個貧困人口脫貧。從那時起,王貴鋼就從貴州路橋集團抽調到貴州交建集團駐加勉鄉脫貧攻堅前線工作隊工作,擔任綜合組組長。

  之前,王貴鋼沒有去過從江縣加勉鄉,在前期的摸排過程中,他感到加勉鄉的貧困程度遠比自己之前想象的還要嚴重。“交通不便、語言不通、信息閉塞,特別是貧困群眾思想觀念落后,文化素質普遍低下,有的群眾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有的群眾連自己多少歲了都不知道,他們整天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遛鳥、酗酒、吹蘆笙......得過且過,自我滿足,等靠要思想極其嚴重。多種不利因素疊加,致使加勉鄉的脫貧工作難上加難,舉步維艱。”

  “‘一達標兩不愁三保障’,增收是核心,也是前提。”面對這種狀況,王貴鋼想,“除了交通扶貧解決‘出行難’,還要讓貧困群眾‘增收快’。”

  之前,王貴鋼與其他隊員一起,通過種種措施,安排了當地有點文化基礎的369個青年就業,但都不是特別理想。“一些人因為工作習慣、生活習慣及交流障礙等因素,又紛紛返回家中,繼續過著自己的窮日子。”

  “人均耕地少,發展生產不是好辦法;養殖成本大,還需要技術,也不是好舉措;地處僻遠、土地貧瘠,發展經果和藥材等更不是好門路......”

  如何讓這些既沒有文化又沒有技術、既積貧積弱又從小就過著自由散漫生活的貧困群眾增收,這是縈繞在王貴鋼心頭的一個迫切問題。

  “出路,出門才是路”。“貧困戶剩余勞動力外出務工就業,既能為他們找到賺錢的路子,又能讓他們見世面、長見識,讓他們有機會了解莽莽群山外的世界,同時還能夠讓他們徹底改變等靠要落后思想”,脫貧措施在王貴鋼的腦海里慢慢清晰。

  為此,王貴鋼帶著這些貧困群眾的基本信息,往返榕江、從江,往返貴陽,往返湖南,進工地,走廠礦,入車間,一處一處問,一家一家談,到處尋找就業門路,但一直沒有聯系到適合他們的崗位......在兩個多月的時間里,王貴鋼聯系廠家30余家,行程近萬公里,但最終都事與愿違,因為這一群體畢竟是一群極為特殊的群體。

  正當王貴鋼四處碰壁、無計可施時,他聽說當地有一些人在廣西環江、柳江等地砍伐桉樹務工,收入還不錯。于是,王貴鋼只身一人,前往廣西,繼續探索貧困群眾就業門路。

  功夫不負有心人。王貴鋼了解到,“廣西每年都需要輪伐大量的樹,特別是作為造紙重要原料的桉樹,砍伐任務量巨大,當地伐木隊伍奇缺,就業前景廣闊。砍伐桉樹不需要多少技術,務工時間也相對自由,特別適合加勉鄉很多貧困剩余勞動力。”

  據悉,在《廣西現代林業產業高質量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19-2021年)》中,區政府提出了到2021年全區林業種植和采伐產值需要達到500億元宏大目標。

  “市場找到了,群眾是否愿意出去務工還是另外一回事,畢竟是背井離鄉到省外務工。”王貴鋼回到從江縣加勉鄉后,又與其他隊員一起,上門挨家挨戶苦口婆心做動員工作。

  從來沒有嘗到過甜頭的群眾,好說歹說還是不愿出門務工。去年3月27日,王貴鋼只好先行一步,帶領污扣村、污弄村和黨港村的韋興貴、梁老搞、梁小滿、梁永飛、粱文書、梁永貴6人,統一包車,前往廣西壯族自治區北海市合浦縣公館鎮草江村砍伐桉樹。

  該林場砍伐任務由廣西南寧聚金公司承接,6個務工人員就在該公司名下負責桉樹砍伐任務。當年6月9日,伐木工人結算到了“第一桶金”:最初工作的25天,砍伐桉樹452.79噸,每噸90元,收入40751.1元,另外幫助老板裝車勞務費581元,合計收入41332.1元,人均6888元,每人每天275元。

  來自廣西伐木增收的好消息,不斷通過各種渠道傳到加勉,一些閑散在家的人們這才紛紛前往,加入伐木隊伍。人數高峰時,伐木工人達到33人,累計達到71人次,從最初的污弄、污扣、黨港3個村擴大到污弄、污扣、黨港、別鳩、污娥、白巖(加鳩鄉)等村。

  到今年8月份,務工人員全部砍伐收入超過125萬元。去年的務工人員人均2.5萬元以上,其中:韋老田和梁老半、梁金堂和王老布兩對夫妻務工不到半年收入超過7萬元,潘老義和潘老葉夫妻收入也達到6萬元以上。去年加入伐木隊伍的務工人員,家庭全部脫貧;今年新加入的務工人員,家庭人均收入已超過4000元。

  “在家一年全家才收1000多斤稻谷(不到2000元),我們夫妻在這里務工一月收入就達10000多元,明年就是王主任(王貴鋼)不帶我們出來務工,我們自己也要主動出來務工。”務工人員梁金堂高興地說。

  今天38歲的梁小滿,從去年3月份就一直跟著伐木隊,現在不但收入保障了,自己也脫貧了,而且還健談起來,臉上洋溢著自信。因為梁小滿的影響,他的兩個哥哥也加入了砍伐桉樹的行業,走在脫貧致富奔小康的康莊大道上。

  心甘情愿當“保姆”

  “現在,這些務工人員基本可以與甲方老板討價還價、簽定合同、討要工資了,還能夠與當地人簡單交流,進進出出不用太大擔心了。”王貴鋼談起務工人員的變化,心里如釋負重。

  起初,他可是名副其實的“全職保姆”。

  在廣西樹林里砍伐務工,雖然能夠賺到錢,但是這個活也是一項非常辛苦而且風險性較高的工作。在樹林里工作,一人一個帳篷,沒有電視,也沒有其他娛樂活動,砍伐完畢,還得又挪一個新窩。為了多賺點工資,務工人員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樹林里,蚊蟲、毒蛇、藤蔓和荊棘,隨處可見,稍不注意就會被傷著。雖然在家里也很清苦,但是常年在林子里勞作更艱難。因此,“務工人員在這里干活,心理也會有起伏,負面情緒時有發生。”關鍵時候,王貴鋼總是利用空閑時間,與他們一起交流,掏心掏肺,促膝談心,幫助他們樹立信心,鼓足勇氣,克服困難。

  務工人員中,全是苗族同胞,他們在家里的傳統節日較多,如苗年、春節、龍船節、四月八節、吃新節、蘆笙節、花山節、趕秋節、踩鼓節等,還有十里八鄉的人情事務及老人和小孩的生招滿日,等等。遇到這些事情,一些務工人員就想“請假”回加勉,腳底下抹油,乘機溜掉。“他們一旦回去,要么遲遲不返,要么干脆不回,”王貴鋼深知這一點。這時,王貴鋼又耐心做他們的工作,開導他們只要不是要緊事,就不要回去,往返路費和花銷不說,每天工資就要少兩三百元,不劃算。這樣一開導,他們又豁然開朗,安定了下來。

  出來務工初期,最困難的,還是務工人員與甲方打交道。他們基本都是文盲或半文盲,普通話表達能力非常差,在尋找新的林地、商議勞務合同條款、簽訂勞務合同及收方結算的時候根本沒辦法獨立完成,甚至還會一些枝節問題談不妥而造成雙方矛盾、一拍兩散的情形。因此,王貴鋼始終與他們一起,承擔著牽線搭橋、協調溝通的重任,對外對接木材老板、聯系伐木活路、幫助簽訂勞務合同等事宜,全程做好服務工作。

  為了多騰點時間他們砍樹,增加收入,王貴鋼還負責務工人員的衣食住行、柴米油鹽、煮飯炒菜。每天他駕著皮卡車去山外采購,回來后,還要忙里忙外幫助他們燒飯炒菜,就這樣日復一日。“之前,王貴鋼在家里,很少進廚房,”王貴鋼的妻子笑著說。是的,從小在貴陽市里長大的王貴鋼,對廚藝的確很陌生,為了讓大家吃一口好飯菜,他扎根在大山里,用手機一步一步的搜索,尋找食材搭配,學會了做20多人飯菜,還每天換著口味給他們吃,讓他們吃得香、干得好。

  在伐木過程中,王貴鋼還特別注意務工人員的安全問題。他給務工人員講解安全作業,做好防范措施,同時在與甲方商討合同時,還特別要求甲方購買了工傷保險。由于注意細節把控,盡管是在野外作業,但一年半的時間里,從來沒有發生過一起安全事故。

  為了務工人員洗漱方便、生活方便等,王貴鋼在與甲方的交涉中,要求每個林場都必須拉通水電,讓工人們有一個基本的保障。

  在最初的2號工地伐木,甲方老板賴賬,為了不讓貧困務工人員受到損失,王貴鋼自己掏錢墊付了4500元工錢。

  還有一次深夜,廣西刮起了臺風,王貴鋼擔心工人們的安全,出門騎上摩托車,就鉆進雨幕,向工人們的駐地奔去......

  “采得百花成蜜后,為誰辛苦為誰甜?”王貴鋼做的點點滴滴,既穩定了務工隊伍,又增加了他們的收入,還與他們建立起了水乳交融的感情。務工人員在日常生活里,都叫王貴鋼為“貴鋼大哥”,把王貴鋼當成了自己的親人。

  自告奮勇做“紅娘”

  一年半以來,王貴鋼的伐木隊輾轉于廣西壯族自治區河池、北海、玉林、貴港、賀州等地州市,砍伐桉樹1萬余畝,在廣西伐木隊伍中,已小有名氣。

  “因為大家不怕苦、不怕累、干活快、效率高,現在這支伐木隊伍在廣西伐木市場,越來越受到林業老板們的關注。”目前,除了正在砍伐的林地,王貴鋼還幫助務工人員承接了五個三千畝以上的林場砍伐任務,工人們忙完八步區和桂平市的砍伐任務后,又要馬不停蹄地趕往下一個林場。

  據王貴鋼介紹,一個兩千畝的林場,通常需要20多個工人忙活三個多月;光是現在他手里承接的砍伐任務,就夠務工人員整整干一年。“目前活太多,工人們忙不過來,兩千畝以下的林地基本就不承接了。”王貴鋼自信滿滿地說。

  據一位出租車司機介紹,因為伐木活太苦太累,加之有別的活干,目前廣西當地人幾乎不去從事伐木工作了。而這,恰恰是加勉鄉40-60歲的無文化無技術的貧困群眾的生財之路。

  “就是把從江縣所有貧困剩余勞動力組織過來,也無法滿足廣西的伐木市場。”面對省委省政府發起的脫貧攻堅“夏秋決戰”和從江縣艱巨的脫貧攻堅任務,王貴鋼希望掛幫單位和當地政府把當地貧困剩余勞動力組織起來,加入到廣西伐木務工中。

  “變化雖然很慢,但總是在變。”王貴鋼深有感觸。

  心急吃不得熱豆腐。伐木務工之初,王貴鋼陷于具體事務中,始終抽不出身。他急于找一個像韋金水那樣的致富帶頭人,幫他撐起一片天地。但他失望了。后來,他換了一種思路,試著放手一些東西,讓務工人員自己想辦法。這一招很靈,隨著時間的推移,務工人員們慢慢開始料理自己的事情,開始進行“自治”起來。

  王貴鋼帶來的務工人員中,由于種種原因,也有中途離開的。“在所有離開的人員中,因為視野開闊了,思想觀念發生了轉變,他們離開后,沒有一個返回家中坐吃山空,而是去了別的地方繼續務工抓收入了。”

  環境改變,生活方式也發生了改變。之前這些務工人員在加勉生活時,每頓吃飯,菜總是“一鍋熟”,而現在他們也逐漸學著外面的世界,學做湯菜,讓自己的飲食豐富多彩起來。

  業余時,務工人員還在手機上看新聞,了解外面的世界;還玩起了QQ、微信和抖音;與家人通話時也開始使用了微信視頻聊天......

  之前,王貴鋼做的是“全職保姆”;而現在,這些務工人員慢慢地學會了獨立做事,學會了與外部世界打交道。

  談起務工人員點點滴滴的變化,王貴鋼欣慰地笑了。

  “如果有更多的人走出月亮山,走出加勉,他們也一樣會改變,而且不僅僅是他們自己的改變,還是他們整個家庭的改變、整個家鄉改變。”王貴鋼想。

  “現在,很多林業老板都與我熟悉,他們很想多找點伐木工人。如果從江縣那些貧困人口愿意出來伐木務工,我會幫助他們牽線搭橋,幫助做好伐木務工各項事宜。”王貴鋼不容置疑地說。

  面對自己肩上的責任,王貴鋼正在積極踐行;面對自己肩上的任務,王貴鋼正在一一完成。

  為了加勉美好的明天,王貴鋼愿意盡自己的最大努力,全力以赴......

  后記:伐木隊之所以能夠保持穩定,除了王貴鋼的艱苦付出,后面還有貴州路橋集團黨委的關心和支持。兩年來,集團黨委領導兩次深入廣西桉樹林,看望慰問王貴鋼和他帶領的伐木隊,為他們送去集團黨委的關愛;春季期間,集團黨委領導還親自到王貴鋼的家中,看望慰問王貴鋼和他的家人;在黨組織的培養下,王貴鋼成為了一名中共預備黨員,還榮獲了貴州交通系統的“先進個人”和“文明標兵”榮譽稱號。

相關閱讀
pc蛋蛋幸运28预测网站 大嘴棋牌app 开心娱乐棋牌下载新版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澳门巴黎人电子游艺 欢乐生肖福彩 娱网棋牌官网 湖北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网上棋牌下载 北京快乐8是正规彩票吗 我有车晚上可以做什么赚钱 江苏十一选五的结果和走势 王中王资料一肖中特 梦想世界 多开赚钱 陕西十一选五号吗推荐 王中王心水论坛